欲加入创客群请加微信:cool-smiler ,备注:入群

每日Google-2018-01-31-阿塔瓦尔帕·尤潘基-坐在牛骨上的游吟歌手

六项精进 JackLeon 2年前 (2018-01-31) 46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每日Google-2018-01-31-阿塔瓦尔帕·尤潘基-坐在牛骨上的游吟歌手
阿塔瓦尔帕·尤潘基诞辰 110 周年
1960 年,南美的智利和阿根廷出现的「新歌」运动,是一种政治性很强的音乐,它既包括爱情歌曲,也有重要事件的记录,甚至可以是一种武器,它是与拉丁美洲的重大政治事件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但是,这些从事新歌运动的音乐家并不属于一个政党,他们在具有不同文化背景的各个国家里工作,把他们联系在一起的只是共同的生活态度,那就是改善拉丁美洲大部分人民艰难、困苦的生活状况,反对社会中的不公正现象,并渴望使每一个人都能享受美好的生活。

坐在牛骨上的游吟歌手

    新歌运动让拉丁美洲人民骄傲的是有一批朴素的民间歌手,他们继承了印第安的传统,并且有「 Payador(巴亚多尔)」的流浪精神,他们在天地间游走,在穷人中栖身。巴亚多尔即是游吟歌手,擅长即兴演唱,相传是十八世纪西班牙与阿根廷、乌拉圭彭巴草原上的溷血、骑马游牧的「 Gaucho(高乔人,源于西语 Gauderio 流浪汉)」,他们相信「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最典型的高乔人一定是游唱歌手,穿着破烂 Poncho(斗蓬),坐在牛骨上,身怀吉他,谈天说地,通宵达旦,助兴欢呼。 

    今日的阿根廷人在朋友圈内共饮一杯马黛茶,一把吉他轮流传唱,友谊就在茶香、乐音中散播开来,这是也是一种继承自「巴亚多尔」的精神。阿塔瓦尔帕‧尤潘基( Atahualpa Yupanqui )正是将此「巴亚多尔」精神淋漓发挥的游吟歌手。 

我总是长驱不停 /

遥远美丽的梦 /

总是跟石头与道路相逢 /

每应停步 /

我却又四方漂荡 /

有时我像那河 /

哼着歌走来 /

趁人们不注意 /

我又流着泪远去……

    他们远离家园,流浪过许多地方,漂泊徬徨,感受无比的苦痛,所以他们的歌声是为乡亲们演唱的,从不背离人民。

一位终身游走的旅人

    阿塔瓦尔帕‧尤潘基有着黝黑的脸庞,高挺的鼻子,印第安人的神情,习惯独自一人拿把吉他在荒野中演唱,孤傲中透露着悲悯,因为他行走过真正苦难的大地,见识过底层的人民,底层人民的歌总是悲伤的歌: 

我的桑巴不歌唱幸福 /

因为乡亲只有悲伤 /

我一路撒播痛苦 /

歌声抹去我的足迹

    尤潘基的歌声,无法用美声或男高低音来形容,亦不能用「上帝亲吻过的嗓子」来说明响亮清脆,更不是包装华美唱着靡靡之音的流行歌手可以媲美,他的歌声是源自于内心深处、血的脉动,款款的沧桑自呼喊与呐喊中瀰漫开来,娓娓道来,朴实无华,非常自在,骨子裡留露出来的是时时刻刻与人民同在的真诚。唱歌对于尤潘基不只是谋生,而是生命的展现,他能谱曲、写词、弹唱,并且同时採集流传于民间的民歌民谣,他是南美大陆上的艺术灵魂。 

阿根廷新歌运动发起人

    阿根廷的新歌运动给传统民谣带来的不仅是观念上的更新,还有内容的变革。题材从普通的田园风情变成了植根于阿根廷社会现实和人们生活现状的凄美诗歌,歌词变得更加优雅纯淨,曲调节奏也在传统的风格上进行了革新,令远离山区、不熟悉土着文化的城市人也喜闻乐见。 

    这主要归功于 Buenos Aires 的一些诗人也参与到了这场音乐革新中,他们和作曲家以及歌手合作,创作出许多流传至今的名曲。阿塔瓦尔帕‧尤潘基(Atahualpa Yupanqui)便是阿根廷新歌运动的中流砥柱。他深刻地理解拉美民间文化的精髓,又用简洁明快的演奏技巧,将欧洲吉他和印第安人的外表沉鬱却又饱含激情的演唱风格完美地结合起来,开创了拉美民谣全新的编曲和演绎方式。 

    尤潘基生于 1908 年一月,死于 1992 年五月,八十四岁的高龄,比其他民歌手幸运很多,因此一生的贡献也较多,集多重身份于一身,能唱歌、写歌、弹吉他、写作,被认为是二十世纪阿根廷最重要的民谣音乐家。早期他花了许多年的时间跋山涉水跨越阿根廷西北、玻利维亚西南到秘鲁东南的 Altiplano 高原区,其海拔约三千到四千公尺,可与西藏高原媲美,着名的高原湖泊「的的喀喀湖(Titicaca Lake)」就在其中,尤潘基于此学习了印地安文化。 

受政治迫害而避走

同一时期,尤潘基也加入阿根廷共产党,1931 年,他为了催促政府通过反法西斯的进步法桉,推选支持 Hipólito Yrigoyen 当总统,后来失败躲至乌拉圭寻求庇护。1934 年再回到阿根廷。1935 年,尤潘基的创作获得更多的青睐,被邀到电台演唱,这时他才第一次到了首都 Buenos Aires。很快地,他结识了暱称为「Nenette」的钢琴家 Antonieta Paula Pepin Fitzpatrick,两位成了终身的好友,共同研究音乐,一同以 Pablo Del Cerro 的艺名走唱江湖。

    因为尤潘基的共产党身份(到 1952 年退出),他的工作一直遭受拜隆(Juan Perón)政府的审查,甚至有好几次都被拘留和监禁。于是,他于 1949 年前往欧洲,1950 年七月七日法国着名香颂歌手艾狄皮耶芙(Édith Piaf)邀他至巴黎表演,因大受好评,便即刻与「Chant Du Monde」唱片公司签约,发行了第一张唱片「我是矿工」,同时获得 Charles Gross Academy 奖之最佳外语唱片。 

    1952 年,尤潘基回到阿根廷首都 Buenos Aires,他跨越阿根廷到智利与 Nenette 共同建立科多瓦(Córdoba)之家。阿塔瓦尔帕的努力与表现在 1960 年代受到广泛的认同,像新歌运动歌手 Mercedes Sosa 和 Jorge Cafrune 都录製了他的歌曲,也打响了尤潘基在年轻音乐家圈子的知名度,成为他们心目中的导师。 

遗骨洒向挚爱的高山

    1963-64 两年间,他四处旅行,足迹遍及哥伦比亚、日本、摩洛哥、埃及、以色列、义大利。Jorge Videla 的军政府于 1976 年掌权后,尤潘基就很少回阿根廷了。1989 年,法国重要的文化中心-巴黎第十大学(Nanterre 大学)邀请尤潘基写一段清唱剧来纪念法国大革命两百週年。歌曲名为「The Sacred Word」(神圣的话),在法国政府高层面前,演唱出这段不仅是历史事实的回忆录,更是为受压迫的百姓终于解放了的歌颂。 

    1992 年,尤潘基死于法国 Nîmes(尼姆),他的遗体火葬后洒在他挚爱的智利科多瓦高山区。《两岸犇报》第十三期曾经介绍过梅赛德斯‧索萨(Mercedes Sosa)一文开头提到《图库曼的月亮》一曲,即为尤潘基作词谱曲的民歌,以这首歌告别图库曼的女儿 Mercedes Sosa,也一同见证了尤潘基和索萨同为阿根廷印第安人与巴亚多尔的传人。 

我歌唱月亮 /

并非因她照亮了黑夜 /

我歌唱月亮 /

为的是她见证了我的长旅…… /

孤独的月亮啊 /

我们俩有一点相近 /

我一路走一路唱 /

以这样的方式照亮大地 /


温馨提示:若在升级会员或付费后阅读过程中遇到问题,请加客服微信号(cool-smiler)沟通解决,祝您生活愉快。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每日Google-2018-01-31-阿塔瓦尔帕·尤潘基-坐在牛骨上的游吟歌手
喜欢 (0)
[1186664388@qq.com]
分享 (0)
关于作者:
创享视界(creativeview.cn)是一个带动全民颠覆八小时工作制,通过投稿把自己的创意智慧变现的方式创造被动收入,从而实现财务自由的平台。我们相信,创新思维不仅有助于打造更出色的产品,还可以让世界变得更美好,让人人受益。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d 博主赞过: